并不幸运的锦鲤

一个口味繁杂的格兰芬多,垃圾粮能被喜欢的话真是无敌旋转爆炸感谢您!

我我我我我吹爆麦哥啊
就喜欢这种理智冷静然后一肚子坏水的高智商坏蛋
虽然感觉预告里他的行为真的算得上恐怖了,是有在很认真的干坏事了
“long live me”那里超帅!
果然哥哥是切开黑啊

漫画里的小莱真好啊
我吹爆她

浪一下,体育考加油orz

Drowned (3)

布鲁斯重新遇见了哥谭。

  舞会上,挂着慵懒而迷死人的微笑的的哥谭王子,正眯着猫一样的蓝眸靠在离人群不远的沙发上。

  一个又一个戴着面具的名媛小姐上前企图讨得布鲁斯的欢心,但都被他婉拒。

  他在等着谁,他的直觉告诉他今夜会有一个他很想见的人出现。但他不知道那个人会是谁。

   直到她向自己走来。

  女人身着白裙,金色长发如海上泛起的浪花。

  即使面具遮挡住了她大部分的脸,但布鲁斯认出了那双露出来的眼睛。

  这让他一下挺直了身子,心跳的拍子变得乱七八糟。

  “愿意和我跳一支舞吗?”

  她的声音一如十几年前一般轻柔悦耳,疯狂蚕食着布鲁斯的理智。

  他木然搭上少女的手,将身体交完全给对方摆布。

  少女对跳舞这件事似乎十分熟练,她引领着布鲁斯精准地踩着舞曲的每个鼓点,即使布鲁斯呆得像个木头一样,她还是完美地完成了这支舞。

  “布鲁西,你见到我不高兴吗?”

  当音乐戛然而止,少女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不满毫无反应的布鲁斯。脑子混乱如麻的布鲁斯听到了这句话一下清醒了过来,他回过神,少女朝他展露了一个与记忆重叠的笑容。

  “你是……你是哥谭……”

  他低声询问,声音忍不住地颤抖。

  “如果你是的话,我很想你。你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可怜的布鲁西……”少女听后面露愁容,伸出手抚上了布鲁斯的脸,“你肯定想我想得发狂了吧,但其实我一直在你身边啊。”

  还处在重逢的狂喜中的布鲁斯一下没反应过来。

  “怎么会,自从那个晚上我就再也没见过你了。”

  “是吗?你好好看看我。”

   少女松开紧紧揽着布鲁斯腰的手,将面具轻轻摘了下来。面具下的脸是她没错,可那双眼睛……

   那双眼睛里不再是泛着微浪的大海,变成了从父母胸口冒出的血,变成了燃烧韦恩老宅的火光。

  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铺天盖地袭来,它们像海啸一般将宴会厅,人群吞没,以及哥谭的头发。

  黑色如藤蔓般在金发上蔓延,哥谭提起裙摆优雅地向布鲁斯行了个礼。

  “久违了,小王子。”

  她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还是晚上的你比较好看”

  

Drowned (2)

*蝙谭

*继续OOC

*后面不知道该怎么写了orz

  当刺耳的枪声在布鲁斯耳边炸响,他又回到了自己黑色的大床上。

  这个梦魇总是反复纠缠着他,也让他想起自己好久没有见过哥谭了,以布鲁斯的身份。

  只有当自己穿上那件战衣,化身夜晚的骑士时,黑发的哥谭才会出现。

  她通常都是等自己派来的罪犯被蝙蝠侠一个个制服以后,才从屋顶或什么高处一跃而下,好像是话剧主角登场一样。

  又是一个夜晚,当蝙蝠侠将两个纵火犯打晕后,哥谭从一个纸都卷起来了的广告牌上跳了下来。

  “没用的,蝙蝠侠。”她纵情地大笑,疯狂而魅惑。

   “我是罪恶的母体,黑暗的化身。”她提着裙摆旋转着朝蝙蝠侠靠近,“哥谭这座城市早已经病入膏肓。”

  清冷的月光顺着破旧的广告牌一泻而下,将银屑倾撒在两人的身上。

  “你今天将一个罪犯抓进阿卡姆,明天我就会产生出十个罪犯。哪怕你永无止境地抓,你也抓不完。因为罪犯才是哥谭的原居民,是哥谭的血液。而你不过是个怀着滑稽的白日梦的可怜虫罢了。”

  “闭嘴!你不会是真正的哥谭!”骑士特有的嘶哑声音透露出他的怒不可遏。

  在他心里,真正的哥谭一直是那个有着美好笑容,热爱着一切的少女。

   “我的确不是,但那个金发的蠢货也不会是。”哥谭戏谑地说,用张扬的血红色指甲轻轻刮过对方没有被面具遮挡住的皮肤。

  “你是属于我的,蝙蝠侠。你是我的骑士,我的守护者。”

   她红色的眼睛紧紧盯着骑士,好像要将他看出个洞似的。

   “永远,永远属于我。”

Drowned (1)

蝙蝠侠x哥谭

ooc属于我

哥谭拟人化
灵感来源 @鹤风  看到了太太的蝙谭然后就突然爱上了这对神奇的cp

  布鲁斯脱下了装备,拖着满是伤痕和疲惫的身体一下陷入了黑色丝绒的被子中。湛蓝色的眼睛呆呆望着天花板。

  每当布鲁斯从蝙蝠侠变回哥谭王子时,他总会想起一个人。

  在他小时候,那个有着淡金色长发,举止优雅笑容可掬的少女。她喜欢叫自己布鲁西,喜欢不顾形象牵着自己的手躺在在韦恩庄园的草地上,喜欢给他唱动听的歌谣,喜欢趴在窗子外面看自己读书……

  她最喜欢的是用同样深蓝的眼睛看着自己,然后轻轻地说:“我喜欢你,我的守护者。”就像仲夏夜妖精的耳语一样骚动布鲁斯的心。

   她说她是哥谭,和布鲁斯所在的城市有着同样的名字。她说她爱韦恩家族,爱她的居民,爱耸立在街道上的每一栋建筑,甚至是哥谭市的下水沟。

  布鲁斯也爱她,一切都很美好,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在那个小巷子里,潮湿垃圾的恶臭和父母血液的腥味充斥着布鲁斯的鼻腔。他呆愣着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尸体,那个匆匆离去的抢劫犯,以及站在路灯下狂笑的人。

  有着一头黑发和血红眼睛的哥谭,眼角是掩饰不住的欢喜。

  “布鲁西小宝贝~在坏人面前吓得尿裤子了吧~”

  她拿着手枪在布鲁斯身边走来走去,说着一些嘲讽的话。

  “欢迎来到真实世界,”突然,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布鲁斯的脑袋。

  “象牙塔里的哥谭王子。”

论刮风没关窗的后果(东风妹妹x茉莉)

*重度OOC,Molly妹子让我写崩了

*无敌爆炸冷的cp

*望食用愉快

Molly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沙发前,盯着那个安然自若地坐着仿佛自己是这里的主人一样的不速之客。

“恩……你会想要一杯咖啡吗?”Molly想打破这尴尬的沉默,于是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

“麻烦你了,”好像一直在沉思着什么的棕色卷发女人终于抬起了头,那双泛灰的眼眸似潜藏着汹涌的暗流,当两人的视线交错在一起时,Molly感觉自己的灵魂差点都被吸了进去。

“黑咖啡,两块糖谢谢。”女人有些甜腻的嗓音将失神的molly拉回了现实,她像接到命令一样迫不及待地逃离了客厅。

  Molly用手大力拍打了几下脸颊好让自己保持清醒,心里还不忘抱怨着福尔摩斯家果然都出危险麻烦分子,无论是Sherlock,还是客厅那个……叫什么来着?

  虽然不久前听到Mycroft提醒Sherlock最近刮东风最好关窗,但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个东风刮到自己家来了?她跟福尔摩斯家很熟吗?而且明明自己家被非法入侵了为什么还要帮人家冲咖啡?Molly你真的是个抖M吗?

虽然molly小姐内心有点崩溃,但她还是非常认真地帮Eurus沖好了黑咖啡,并加了两块糖。

等她将咖啡端到客厅去时,Eurus已经站了起来,看样子应该打算离开了。“谢天谢地。”Molly小姐内心暗暗松了一口气。

“你的咖啡,不过看上去你是要走了?”Molly有些恭敬地将咖啡递给Eurus。

“我二哥的口味不是一般的差,”在浅尝了一口手中还冒着白雾的咖啡后,Eurus情不自禁地皱起了眉头。

“我还以为你们福尔摩斯家都喜欢这么喝咖啡呢,不过你竟然不喜欢为什么还要让我这么冲呢?”

“为了更了解我二哥那个白痴。”Eurus俏皮的眨了眨眼睛,但这让Molly心不可避免的咯噔了一下,Sherlock在她眼里都是白痴,她得有多恐怖啊。

“Molly Hopper小姐”Eurus皱着眉头又喝了一口咖啡。“据我刚刚的观察,你不过是个没那么普通的普通人……”

Molly在心里迫不及待地打断了她,“当然是普通人我知道我在Sherlock看来大概是一只金鱼但在你眼里我就是一只草履虫!”

“错了,应该是草履虫里最高级的一只。”

Molly露出了无比惊恐的表情,难道福尔摩斯家族不仅智商逆天而且还有超能力?

“别胡思乱想了,不过是比你高一个物种等级而已。”Eurus再次眨了眨她迷人的眼睛,“不过你竟然可以忍受Sherlock,甚至还迷恋上了他。”

听到这里Molly迫不及待的想争辩但最后发现她甚至都说不出一个“不”字,是啊,迷恋Sherlock,这是个客观事实啊。就在她开始为自己的不争气而恼怒时,Eurus的脸却突然在她眼前无限放大,这让Molly的脑子一下变得凌乱以至于像个傻子一样僵硬地站着不动。

“既然你可以和Sherlock相处,那能不能试试也忍受一下我?”Eurus的低语轻飘飘地进入了Molly的耳中。一股像飓风和海浪的味道随着她的靠近而愈发浓烈起来。

她的错觉吗?Molly竟然从对方的语气中听出了像孩童般的恳求。

“如果你愿意的话?”Molly有些紧张,但回答得却无比的诚恳,即使她对于Eurus的话无比吃惊,甚至还有点该死的荣幸。“虽然有点难为情,但事实上我挑人的品味在Sherlock看来十分差劲,用他的说法就是专挑非正常人。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觉得我们应该可以合得来?”

“骗你的,人怎么会和草履虫做朋友。”Eurus突然退后了好几步,然后露出了恶作剧得逞的笑容。

“但是你跟Sherlock一样,比我想象中的要好。”

Molly还没有反应过来,Eurus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只剩下敞开的落地窗,飞扬的暗金色窗帘和刮得正猛烈的东风。

大概是之前的脑洞
双子是女主童年偶像,三刷了电影,伤心了(;≥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