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幸运的锦鲤

一个口味繁杂的格兰芬多,垃圾粮能被喜欢的话真是无敌旋转爆炸感谢您!

[杰罗姆x原创女主]New Year's Eve

-私设如山,人物ooc,文笔渣轻喷,接受批评与指正-

设定麦哥天生黑,杰罗姆小时候还是个正常小孩

短篇

杰罗姆半夜回魂什么的

望食用愉快w

                                        1

  天空中轻飘着点点雪花,携着整个哥谭的霓虹灯影落到了泛着白雾的窗上。新年前夕,即使是哥谭这座混乱疯狂的城市此刻也显露出几分祥和与宁静。

  壁炉内噼啪作响的火焰将客厅渲染成温暖的橙红色,罗丝坐在沙发上整理着旧物。看着指针指向了八点,她微微叹了一口气,想着怕是赶不回去与养父母一起等新年的倒计时。

  虽然罗丝觉得这是件无聊透顶的事,但她的养父母,一对善良传统的中产夫妇却很喜欢这种温馨的家庭活动。

  已经五年没有回到这座城市了吧……罗丝后仰着头,以一种舒服的姿势陷进柔软的带有一丝霉味的布沙发里。

  在十六岁的时候养父母就非常有先见之明地搬离了哥谭。

  “亲爱的,我们明天就会搬到xx市去,作为你的十六岁生日礼物”养母卡罗尔在她的生日派对上突然地宣布了这个消息。“好……啊?那明早是不是要打给搬家公司?”罗丝虽然很错愕,但很快就接受了这个对她算是惊喜的决定。

  即使这是她长大的地方,但她似乎没有丝毫的留恋,大概是这危机四伏的角斗场不适合她这种惜命的普通人。“不必叫搬家公司,我们什么都不带走,一早就出发。”卡罗尔佯装出平静的样子,但罗丝还是察觉出了异样,“东西可以去到再买,反正这些家具也旧了不是么。”看着卡罗尔闪烁不定的眼神,罗丝曾一度认为父母是要躲避什么黑道的追杀。

  第二天还不到凌晨六点,罗丝就被卡罗尔摇醒。迷迷糊糊地坐上车后,罗丝懵懵地看着车窗外飞速掠过的熟悉的街道。

  哥谭这死气沉沉的色调完美地与灰蒙蒙的清晨融合在一起,令人沉闷无比……

  仓促搬家的理由卡罗尔没说,罗丝也就没问,但每一个年末,卡罗尔都会来这将空荡荡的大房子好好清理一遍。只可惜今年这项任务却委派到了罗丝头上。本计划当天就回家,因为即使是新年前夕也不能让人对这座城市放松警惕,但没想到却耽搁到了这么晚。

  真令人头大。

  罗丝内心抱怨着,将怀中破旧的小丑布偶抱得紧了些,这是她在被领养以前收到的第一个生日礼物,在五年前和这个房子一起被留在了哥谭。

  窗外璀璨的星光流转,斑斑驳驳地投下点点银箔。

  但一把闪着冷冽的银光的飞刀突然不知从哪里飞来,准确无误地嵌入离罗丝的脑袋只有一厘米的沙发里,祥和的气氛一下被无情地划破。

  罗丝还没反应过来,另一把飞刀又咻咻地向她飞去,稳当地钉在了另一边。一瞬间她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心里自认着倒霉却还是忍不住咒骂一句该死的哥谭,连新年都不让人安宁。

  在被飞刀射成筛子之前,罗丝敏捷地翻到了沙发的背后,这是她从以前的马戏团学来的把戏。她脑中冷静地思考着下一步对策,猜测着对方是要抢劫还是……

  万一是个超级罪犯怎么办?!

  罗丝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下一步究竟该出去求饶还是给养父母留一封遗书。

  “小罗拉,看来安逸的生活并没有让你变得迟钝啊!”

  熟悉的声音打破了罗丝的胡思乱想,她循声望去,一头如火般张扬的红发闯入视线。

  罗丝一下呆愣住了,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前方的男人,肾上腺素极速飙升。

  “杰……杰罗姆。”罗丝艰难地从牙缝里挤出这个名字。虽然她离开了哥谭五年,但电视新闻还是有看的,这不就是那个被媒体疯狂报道的疯狂杀人魔,变态弑母少年么,罗丝还看过一期关于他的专栏呢。

当然罗丝认识他要更早一些,当两个人都还是小屁孩的时候。

  “其实我叫罗丝……”

  “是吗,记不太清了,”男人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说着又将一把飞刀扔向罗丝,“反正死人对我来说都一个样。”

   这次罗丝很快就反应过来,猛地一闪身躲过了刀子。但另她奇怪的是刀子落在地上时竟化为一缕白烟消散而去。

“嘿别那么紧张,逗你玩的,我才不想杀你。而且我也杀不了你,因为我已经死了,真可惜。”杰罗姆指了指自己的脚,而罗丝这才发现他是悬空的。

  噢,好像不久之前是看到了这家伙被击毙的新闻来着。

  看来自己不仅遇到了超级罪犯,还撞鬼了,真是个完美的新年。

 

 

 


 

 

 

 


评论(4)

热度(25)